Drarry还能再战亿年

德哈是本命!
德哈写手+辣鸡画手-

【德哈】快点回答我爱你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全程高甜小虐,欢迎食用。

1.无休止的针锋相对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又在走廊上打起来了。”“又是波特和马尔福?”“还用说吗。”
  病床上,德拉科一边摸着手臂上的伤,一边恶狠狠地对着旁边的病床上的人说道:“波特,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爸爸,你就完了!听见没有!还不快点惨兮兮地求饶?波特!”
  哈利实在是被旁边这只叽叽喳喳的小金孔雀给惹烦了,猛地拿枕头甩在那张白脸上,看见那张脸的表情变化,哈利简直想笑出声来。
  德拉科抿着嘴唇,表情不能更阴沉了。
  “well,Potter.”德拉科危险地眯起眼睛,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轻轻摸索着床柜上的魔杖,眼睛紧紧盯着哈利。
  哈利知道这是互扔恶咒的前兆,笑声呑了回去,不同于德拉科,他直接拿起魔杖,指向德拉科:“别耍小动作马尔福,斯莱特林够狡诈的。”
  德拉科笑了,那只手却猛地拿起魔杖回指过去:“谢谢夸奖波特,我那是在给你机会求饶。”
  哈利嘲讽地笑了一声:“好理由,白鼬。”
  德拉科脸色白了白,更加愤怒地瞪着哈利。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德拉科忽然把魔杖指向自己的枕头,飞快地使出漂浮咒,然后魔杖又指向哈利。
  枕头准确无比地砸中了哈利的脸,德拉科乘机放声大笑起来,哈利气愤地抓住枕头,一边吼“马尔福你幼不幼稚”,一边把枕头砸了回去。
  德拉科一闪,枕头堪堪掠过他的脸颊,没打中。见此情景,德拉科讥讽回去:“好技术,疤头。”
  哈利气的快炸毛了,他忽然把自己的被子漂浮起来,在德拉科惊恐的神情下,猛地从他头上盖下去。
  被子似乎还带来了波特的味道,盈满空气,就像是他们的气息交融在一起,被子触感也残留余温。
  德拉科似乎是气的,脸颊耳朵都带上了很浅的粉色,他一只手扯着哈利的被子,看见了哈利戏谑的神色之后,直接拿起自己的被子,看准时机飞扑到哈利身上。
  狠狠盖住那个黑发绿眼的救世主,德拉科的双腿压住哈利想要挣扎的身体,然后不解恨地隔着被子在哈利小腹上揍了两拳,看着身下动弹不得的哈利,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然后哈利没了动弹,德拉科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里,救世主可不是一张被子就能蒙死的人,他扯开盖着哈利的头的被子,结果看见他闭着眼睛,纹丝不动。
  卧槽不会真的闷死波特了吧。德拉科谨慎地喊了两句:“波特?疤头?”
  没有回应,德拉科一边嘀嘀咕咕“死疤头真死了”,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手探向哈利的鼻息。
  然后……
  “啊啊啊——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看着自己中指的牙印,狠狠地瞪着笑得捂肚子的波特,心里疯狂唾弃自己刚才的脑子一热,却又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哈哈哈,德拉科你是傻瓜!”哈利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疤头,我会告诉我爸爸的!”德拉科咬牙切齿。

2.对彼此伸出的援手
  德拉科看着那双眼睛,吵吵闹闹针锋相对了六年,他一眼就能认出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谁,因为这双眼睛曾无数次因为自己而盛满怒火或者嘲笑。
  那个讨厌六年了的名字,转到嘴边却迟迟吐不出来。
  他凝望着这双眼睛,那个面目全非的人也凝望着他。
  那双眼睛,平静无波,并不是刻意装出来的镇定,而是那种胸有成竹的淡定。
  仿佛这个救世主早就预测到了结果一样。
  或者说哈利波特肯定地认为,死对头马尔福一定会说出自己的名字。
  德拉科有点恍惚,除了魁地奇球场上和病床打架那次,他们还真的没有靠的这么近过。而且没有一靠近就互扔恶咒,他们之间的气氛第一次那么和谐平静,如果不是处境紧急,他可以慢慢地数完那浓密卷翘的睫毛,也可以继续往前倾,直到……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发散的思绪拉了回来,德拉科就像猛然惊醒一样,有点慌乱地转了下头,脱口而出的竟然是:“我不能确定,我不能确定。”
  他重复了好几遍,仿佛在说服他人,却也像在说服自己。
  他起身之前又看了一次那双眼睛,没有疑惑,没有惊讶,依然是平静,平静的仿佛预料到了结果……
  德拉科的心忽然被什么东西填满。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知道那是我。”四目相对,德拉科慌张起来,目光四处飘荡,不敢去看那人认真的眼睛。
  哈利顿了顿,轻声说道:“却什么也没说。”
  他也不知道自己问这个问题,到底是想要得到什么答案。
  当他看到那群人让德拉科来指认自己的时候,哈利没有由来地肯定,自己会平安无事。
  而如今问出这个问题,自己又是想得到什么答案呢?
  

  火光冲天,哈利握住德拉科的手时,心里也在偷偷地想,这是个补偿,也是个道歉,为自己曾经鲁莽地伤害了这个骄傲的人的自尊而道歉。
  握手是道歉,同时也救了他,还了人情,哈利想,这下子他们俩清了。
  可他又忍不住想,不,还没呢,德拉科找了他无数次麻烦,他们之间,还没俩清呢。
  

3.十九年后
  和金妮在一起后,他成了一个完美的大人,那天,他将孩子送往霍格沃茨,他看见了那个浅金色头发的青年,依旧是黑色西装,一丝不苟。
  他也看见了哈利,哈利和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除此之外再无寒暄。
  哈利忍不住想,他们之间,还没俩清呢,他凭什么一副都过去了的样子,自己还没有把他当年找的那么多麻烦给还回去。
  可是哈利又想,他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他有妻子和孩子,他不能像个小孩一样去计较糖果少了几颗。
  突然之间,哈利朦朦胧胧地意识到,和金妮在一起,他会成为一个完美的大人,学会把糖果让给小孩,而和德拉科一起,他永远都可以是一个因为少了一颗糖果而吵闹不停的小孩。
  这里蒸汽朦胧,他当年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我不知道,可能因为我爱你,哈利,我爱你。”

无意中去百度百科搜了“哈利波特”,然后这个让我震惊了。
DH党福利?度娘也吃DH??配偶那里直接把德拉科塞进去了??哈利的全名也还愣是加了一个马尔福??
度娘你什么意思!?

【德哈】满脑子都是波特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高甜慎入 新人写手文笔渣

       

        德拉科·马尔福又一次在晾衣服的阳台上看到了哈利·波特。

  格兰芬多金红色围巾,遮住了他半张脸,黑发乱翘着,一双漂亮的,柔软的绿眼睛看着自己,仅仅只是展颜一笑,就温柔到让人想要把星星月亮摘下来,弯腰低头用最虔诚的模样双手奉上献给他,用来点缀他的绿眼睛——是德拉科记忆里的温柔善良的少年模样,那场战争过去了三年,他一点儿都没变。

  德拉科扶着墙壁的边沿,贪婪地注视着救世主。

  他不敢上前一步,他害怕这个会对自己温柔微笑的救世主、用看爱人一般的目光看自己的救世主——下一秒就消失不见。

  于是,德拉科很长很长时间地注视着他,他感觉自己的喉咙紧张得发不出任何声音,但他还是坚持着用沙哑至极的声音,很轻很轻地对面前的人说到:“你回来了?”

  You're back?

  救世主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德拉科笑,笑得温良,他似乎是点了点头,又似乎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就消失在了寂静的空气中。

  德拉科很平静地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阳台,他已经不像第一次看见波特那样嘶吼着或者叫骂着让他回来了。德拉科上前去,抚摸着那一条金红色的围巾,还没有晒干,波特不喜欢把湿漉漉的围巾围在脖子上,于是,德拉科拿起他那根魔杖,施了个快干咒。

  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德拉科看了看时间,过去开了门,果然看到一脸严肃的新任魔法部部长——赫敏·格兰杰站在门外。

  赫敏皱着眉,举着手里滴滴作响的仪器,问他:“检测器检测到了敏感词……你又出现幻觉了?”

  “那不是幻觉,格兰杰。”德拉科声音淡漠,表情带上了一点不耐烦,“我假设你是个有点脑子的女巫,那么你就应该听我的,跟着我去找波特。”

  赫敏眼眶微红,恶狠狠地叫到:“别提这个!马尔福,哈利已经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你少做梦吧!如果只是为了缅怀你那青春期无果的爱情,你也不该再来烦我了,哈利的墓碑在哪儿你很清楚,出现幻觉的时候你就该去看看!好让你混混沌沌的脑子清醒一点!”

  她低声骂了一句“神经病”,就甩门走了。

  但德拉科很清楚,这个口不对心的女巫在检测器发出声响的时候,依然会来到这里,狠狠地骂自己一通,让自己清醒清醒,然后照旧离去。

  德拉科颓然地靠着门滑坐下来,他也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是出现了幻觉,波特的葬礼是那样隆重、盛大而悲哀,昭告天下英雄的死讯,所有的人都清楚,他们的救世主死了,死了三年了,死在了那场旷世战争中,他将会青史留名,永垂千古,魔法史会永远记载他的名字,几百年几千年后巫师界都会流传着关于“大难不死的男孩”的传说。

  就像小时候的德拉科缠着纳西莎要听哈利·波特的故事一样,以后所有的小孩都会缠着自己的母亲给自己讲,那个黑头发绿眼睛的救世主传奇般的一生。

       是啊,救世主传奇般的一生,婴儿时期打败伏地魔,开学不久成为霍格沃茨史上最年轻的捉球手,接连数次的惊心动魄的热血冒险,一年级的魔法石,他打败伏地魔,二年级的密室和蛇佬腔,他打败伏地魔,三年级呼唤出强大的呼神护卫,四年级夺得火焰杯……最后的最后,他成了一个真正的英雄,献出生命去守卫了他认为的家——霍格沃茨,守卫了他的挚友和同学,守卫了这个给他带来新生的魔法世界,守卫了人们的对他寄予的期望,他毅然赴死,同归于尽,尸骨无寻。他的传奇就在这里结束,后来的人们为他的辉煌写诗,为他的死亡哭泣。
      
       此后所有的孩子睡前故事里总有那么一个无所不能的救世主,他们会崇拜他,哪怕从未见过他。瞧瞧,多么好的一个结局。

  可是德拉科不相信,他不觉得这个救世主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所有的英雄都应该有一个美满的结局,而不是连一份遗嘱都没有,拯救完世界就匆匆忙忙地跟着梅林走了。

  他能看见哈利的时间越来越长,从刚开始真的像幻觉一般短暂的一瞥,到现在已经能注视他许久,对他说一句话。

  德拉科相信哈利会回来,因为总有那么一天,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可以随时都能看见救世主,所以,他愿意等。别人都认为德拉科马尔福疯了,但这有什么关系呢,马尔福从不畏惧舆论。

  就在德拉科第十八次看见救世主之后,赫敏强硬地决定把他带出去,带出这个屋子,出去走走,随便哪儿都好。

  因为自从德拉科在这间哈利住过的屋子里,看见了哈利之后,就没再出去过了,他每天都在屋子里走走停停,东张西望,期待着转过身看见救世主微笑的脸。

  他的皮肤苍白得可怕,眼睛也失去了神采。赫敏看着他的变化,他变得越来越不像记忆里嚣张跋扈、意气风发、整天都以挑衅哈利为乐的混蛋了。

  赫敏决定带他去看一场魁地奇比赛,这种让人兴奋、激动的运动总是能唤起一个人的热情和活力。

  不过很快,她就后悔了。

  她看见德拉科突然从绷直了脊背,眼睛里闪烁着光彩,他甚至露出了微笑,虽然有点僵硬,但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起初很开心,以为这个变成了行尸走肉的人即将重新拥抱活力了,可是下一秒她就凉透了心。

  因为德拉科指着魁地奇球场上的某块草地,对她兴奋地说:“格兰杰!波特抓住了金飞贼!”

  德拉科开心极了,他看见绿草地上,救世主一手拄着光轮2000,另一手挥舞着,露出了手里面的金飞贼,对着自己高兴地笑着,他的口型仿佛在说:“看呐马尔福,你能抓住吗?”

  原来在别的地方也有机会看到波特!德拉科对这个认知感到愉快。

  而赫敏根本不信,但她仍然下意识地看向德拉科指的那个方向——只有一个飞舞的金飞贼,根本没有哈利。即使如此,赫敏仍然对德拉科的眼力表示惊叹。

  但她还是恶狠狠地说:“够了马尔福,除了一个金飞贼以外我看不到任何东西!如果你只是想表示一下你的眼睛很清楚,并不会出现幻觉的话——”

  她的语气突然悲哀起来:“我劝你还是把哈利赶出你的大脑。”

  “你要知道看见什么不是你的眼睛决定的,而是你的脑子,我早该知道这一点……”赫敏有点懊恼,“你的脑子真的有点问题,你疯了,满脑子都是哈利。”

  “我还可以看到他!”德拉科突然惊喜地叫喊起来,赫敏皱着眉看过去。

  德拉科突然有点支支吾吾:“嗯……我是说,我能看见他,而且能够看见的时间越来越长,就像现在,他现在都还没消失,我还可以看到他……”

  赫敏瞪大了眼睛,她叫起来:“德拉科你必须去圣芒戈看看,你可能真的该死的脑子有病,而且再不医治,就越来越严重了!你会彻底疯了!疯疯癫癫说胡话!”

  “我不去该死的圣芒戈,格兰杰!”德拉科也拔高了声调,“假设就像是你说的,我他妈脑子有病,那我也甘愿让这病越来越严重,这样我就可以随时看见他!”

  “你疯了,马尔福。”

  “为什么不是你们疯了?”

  该死的救世主就在那里,傻笑着举着金飞贼,明明是你们疯了,脑子有问题,才会看不见他。

  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见他了,他会很孤单的。

  德拉科想着,等着。

  -

  哈利·波特死去的第五个年头,德拉科·马尔福彻底疯了。

  当丽塔·斯基特带着她的羽毛笔去采访这位前食死徒的时候,她看见让她毛骨悚然的一幕。

  德拉科·马尔福穿着休闲的居家装坐在餐桌前,他温柔地把一杯南瓜汁推到对面,然后有点无奈地把对面的盘子拿过来,把牛排认真切好每一块,然后推回去,顺便摸了摸南瓜汁,似乎温度刚刚好,他放心地缩回了手。

  从善如流地做完这一切,他对着丽塔扬起假笑,轻轻说到:“我们正在享用晚餐,不介意的话可以在客厅坐一会儿。”

  然后他转过头,对着对面说到:“哈利,你吃饱了吗?没有,好吧,吃快点,我们需要招待客人了。”

  丽塔沉默不语,她看着德拉科对面逐渐变凉却没人去动的南瓜汁,蓦地感觉到一丝悲凉,她强牵起了笑容,羽毛笔刷刷不停,她想,她可以写出最畅销的报纸了。
   
    -

      赫敏·格兰杰读着最新的预言家日报,她并不喜欢预言家日报,因为丽塔·斯基特总是喜欢歪曲事实,但她看着报纸上一行醒目的红字,还是停留了下来,她沉默地看完了整篇内容,出乎意料的,丽塔·斯基特并没有用浮夸的语言,整篇内容都有着一种平静带着哀伤的感觉。

      赫敏·格兰杰这个聪明的女巫早就知道谁也无法拯救马尔福的大脑了,她试图对德拉科·马尔福施个一忘皆空,却差点被暴怒的德拉科掰断魔杖。赫敏实在无法理解马尔福们的固执,既不愿接受,也不愿忘记,就那样固执地守着一份记忆不停折磨自己的大脑。

      她放下报纸,轻轻地叹了口气,瞥了眼书桌上的百合花,对自己的爱人罗恩说道:“走吗?明天去看看哈利。”

  END.

【德哈】为你种的柠檬草园(2)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高甜预警

-

    镜头转回到Harry这边,他吃完了午餐,肚子里刚刚好是七分饱的感觉,他伸了伸腰肢,绿眼睛里蒙上雾气,他还是一样吃饱就容易犯困。

  但Harry不可能躺下来呼呼大睡,他瞥向靠窗放着的钢琴,慢悠悠地走过去,站在钢琴前,翻了翻谱子,找到上次犯了错的地方,双手开始跳跃在琴键上,美妙的音符充斥着整个房间。

  这是一首轻松愉快的曲子,作曲家似乎是吃饱了睡上一觉后看见了窗外的太阳,多好的生活啊,这让门外的Draco忍不住也放松了紧绷的脸部肌肉。

  一曲终了,过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动静,里面的人似乎不打算继续练习了,这个时候进去应该不会打扰到,于是Draco轻轻地打开门进来。

  里面的情景让Draco为自己不敲门的无礼举动感到庆幸。

  四肢修长,面容精致柔和的少年坐在椅子上,趴在钢琴盖上陷入了睡眠,他似乎一下子就睡的很深,阳光打在他的眼睑上也无法打扰他的睡眠,只是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睡着的时候没有笑,也没有睁开那双夺目的眼睛,于是他就无法用什么遮盖住眉目间深深的疲倦了。

  Draco拉上了窗帘,Harry紧皱的眉头便放松下来,似乎睡的更沉了,Draco就站在旁边看着他,很久也不见Harry有苏醒的迹象,他太累了,他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救世主也是要睡觉的不是吗。

  Draco看着少年熟睡的面庞,又想起了当初把自己惊艳到的芭蕾舞剧,以这个少年的名字命名——《Harry·Potter》

  这个少年扮演了救世主“Harry·Potter”,从此以后便赫赫有名,被冠上天才的名号,每天都要不停地练习舞蹈和钢琴,年纪轻轻却荣誉加身……

  是个完美的人,上帝简直偏爱他,天使般的容貌和独特的绿眼睛,修长漂亮的身躯,温柔认真的性格,还有一点点天真和孩子气,笑起来直接暖进心底,如这四月中旬的太阳,撇开了开春的寒气,也未曾沾染初夏的闷热,照在脸上暖暖的,让人愉悦舒服。

  Ginny根本就配不上他——Draco无缘无故地想起了Weasley家那只母黄鼠狼,从自己认识Harry之后,天天都能看到母黄鼠狼谋划着怎样爬上Harry的床……该死的,我也想睡Potter!我都还没对Potter下过药,这母黄鼠狼倒是敢!

  凭什么,就凭她是Potter名义上的女友?开什么玩笑!她根本不了解Harry!也不知道Harry有多累,还整天拉着Harry去逛街看电影吃火锅买衣服买化妆品——尽会想方设法掏空Harry的钱!累倒Harry的身体!但Potter是个白痴!还傻乎乎地感觉到愧疚,觉得自己没有多花时间去陪那只母黄鼠狼!

  weasley家没有一个好东西,Draco阴测测地想,他迟早要让Potter认清这一家子的黄鼠狼,然后投入我……呸,投入马尔福家的怀抱!

  Draco这么想着,蹲下来,轻轻地撩起Harry额前的黑发,在Harry深长的呼吸中,蜻蜓点水般地在光洁的额头上留了一个吻,然后盯着薄而粉嫩的唇瓣,慢慢红了耳朵也没敢再吻上去。

  Draco关掉吹着寒气的空调,脚步声很轻地逃走了,甚至忘了关上门。

  -

  他现在的心脏要爆炸了,他很害怕吻下去的时候,那不争气的心脏疯狂而剧烈的心跳声有没有把Potter吵醒,梅林在上,这简直是他从出生到现在,做过的最疯狂而大胆的一件事。

  一切都源于他的嫉妒,他嫉妒Ginny可以在Potter醒着的时候亲吻他的脸庞,也许Potter还会温柔地亲一亲她的额头,就像自己刚才亲吻他的额头一样,他的心脏也会随着亲吻Ginny的额头而加快跳动,他的脸上会浮出浅浅的红晕……

  Draco现在嫉妒得快要发了疯。

  -

  显而易见,Harry被吵醒了。

  当然,是被慌乱的脚步声吵醒的,Harry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睡了有一个小时了,他习惯性地伸了伸腰肢,懒散的骨头发出几声脆响,他睡的很舒服,很沉,还做了个梦。

  他梦见了乌云挡住了四月中旬的阳光,让它不会直直地射进自己的眼睛,眼前还有如大海般无穷无尽的柠檬草园,一呼一吸间能够嗅到柠檬那清新怡人的味道,他面前有一道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他往深处走,柠檬草独有的味道越来越浓,让他感觉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嗅到过这种味道,它几乎扑面而来贯满鼻腔,Harry还感觉有热风吹来,吹开了他额前的黑发,一片花瓣轻轻擦过他的额头,稍作停留便被热风吹走。

  他还听见了鼓动的声音,像是心脏在不受控制地跳动,他抬起手摸了摸左胸,胸口风平浪静,那么,这强烈而有力的,仿佛在疯狂诉说着爱意的,渴望被聆听到的心跳声,从哪里来呢?

  更深处的小路口上,似乎伫立着一个人,然后他听到了脚步声,很轻,但足够把他惊醒。

  无论如何,这一觉真是美好。

  Harry微笑着继续弹起了钢琴,这音乐声似乎比上一次要更加愉快而充满活力,温柔的少年双手跃动,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活力,似乎还夹杂着一点点怡人的柠檬草味道。

  后来,Harry每次表演他的这首原创纯音乐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那天美好的午睡,以及梦里满园的柠檬草,充斥在鼻腔里让他熟悉又安心的味道,还有鹅卵石精心铺设的小路,微微燥热的风,轻柔的花瓣,园子深处那个……栽种柠檬草的人,在阳光的反射下,为那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边。

  于是,他的乐声就变得充满了活力与生机,仿佛在午后的时光,被人邀请来喝了一杯柠檬草茶,带着点温柔,所有人都在说他的音乐能够让人感到平静的快乐。

  《邀请我来柠檬草园的人》——Harry Potter.

  寄语:如果可以,我想看一看栽种这满园柠檬草的人是什么模样。

  此后,Harry的生活也如同这个曲子一般,拥有着平静的快乐,时隔五年后,二十四岁的Harry把当初梦里的场景配着这首曲子,编出了一部mv,这部mv一出来,便惊艳了无数人,勾起了无数少男少女萌动的心思。

  里面美轮美奂的场景,如梦境一般,惊才绝艳的温柔少年……最后一幕,Harry做了点改动。

    是一个红发的漂亮少女侧过脸对他微笑,手里握着一束柠檬草。

  三年后,二十七岁Harry Potter宣布退出演艺圈,这个惊艳的少年拉上了舞台的帷幕,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并与Ginny weasley结婚,拥有二子一女,平静而快乐地生活着,一如他那首曲子。

  人们无不感慨着这位惊艳过岁月的少年成家,赞美着他与红发少女美好的爱情。

  辛好那天四月中旬的阳光很温暖,你睡得很甜,我吻的很轻,也逃得很快,只够给你留下一个美丽的梦,和一个永远看不见脸的人,也只够让我托付空气中残留的柠檬草味,替我向你言说爱意。

  唯一的遗憾是没能给你种完满园的柠檬草,只给你留下了一个关于柠檬草的梦。

  END.

    柠檬草这个梗真的超甜!
    德拉科还差九十九颗就可以把柠檬草填满他的园子了。
    不过身上没有被香水掩盖住的残留的柠檬草味也让哈利看见了满园的柠檬草,也间接表明了心意,好甜的啦。

【德哈】为你种的柠檬草园(1)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私设慎入 高甜慎入

    -

    Harry刚刚脱下舞鞋,揉了揉有点发疼的脚趾,Draco就一分不差的推开了练习室的门。可真是准时的大少爷,Harry暗暗腹诽。

  Draco瞥了他一眼,嘴角挑起弧度,掏出袋子里的饭盒,语气有点漫不经心:“Potter,怎么,后悔了吧。”接着,轻轻晃了晃饭盒,语气嫌恶,“这饭菜淡得跟水没有区别,还这么少,你还是个少年,也真是不怕不长个。”虽然你有良好的身高基因……德拉科瞥了眼Harry修长的身体。

  接着,他面露嘲讽地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身高差,然后才慢悠悠地把饭盒递过去。

  Harry对他露出了个勉强的笑容,然后拿过饭盒,打开,一如既往的水煮白菜,一些米饭,两块瘦肉,半个鸡蛋。Harry想,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营养也均衡,被Malfoy说得像是一整盒咸菜拌饭一样。

  Draco冷冷地瞧着Harry吃的很欢的模样,啧了一声:“你可真该像weasley那样天天吃上十个鸡腿,你要是吃一口,我敢保证你再也不会想吃这些味道淡的可怜的东西了。”

  “Ron没那么夸张,Malfoy,不然他早就胖得跟Dudley一样了。”Harry想了一下Ron胖成Dudley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祖母绿的眼睛眯起来,还有可爱的卧蚕。

  Draco一直都觉得Harry那副黑框眼镜很丑,但依旧抵不住Harry的颜值和气质,反而让有点傻乎乎的Harry看起来聪明优雅的样子,有点像个文艺少年——如果不露出傻乎乎的笑容的话。

  “别笑,看起来蠢死了,Potter,蠢死了。”Draco喃喃道,然后沉下脸色,转身离开了。

  Harry收起了笑容,对Draco总是突变的情绪感到莫名其妙。

  好了,他可以安静地享用午餐了,用餐愉快,Harry。

  -

  另一边的Draco可不会觉得愉快,他狠狠地切割着三分熟的牛排,割成了十几块也没有想叉起一块品尝的意思,他的脑子乱极了,又是因为Potter,该死的Potter。

  Draco知道他完蛋了,在十一岁那年就已经完蛋了。

  那时候他还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小破孩,当他亲眼见到十一岁就已经赫赫有名的芭蕾天才男孩——Harry·Potter时,他一下子就被牢牢地吸引住了。

  这个男孩纤瘦漂亮,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五官精致出挑,比当时围绕在德拉科身边的那些白白胖胖,脸上还有婴儿肥,没有一点大脑的同龄人,Harry·Potter无疑是特别的那个。

  至少,他看起来很可爱,很舒服,身上围绕着一种独有的人格魅力,散发着浓浓的亲和力,让人忍不住想要跟他做朋友。

  于是他第一次主动伸手想要和他交朋友,而他身边那个看起来很穷酸的男孩,在自己说出名字后嗤笑了一声——该死的,Potter竟然为了维护那个穷酸鬼,拒绝了和自己做朋友!

  他还记得Potter听完自己嘲讽Weasley之后,果断地拉了拉他的母亲Lily的裙角,轻轻地说:“Mom, I don't want to be friends with him.”

  梁子就这么结下了,并且一直持续到十七岁的那次夏令营活动中,Draco失足摔下悬崖,而Potter果断拉住他,并且用尽力气把自己拽上来的那一刻。

  其实Potter也是想跟自己做朋友吧,Potter也不讨厌自己吧,而自己好像也不算特别讨厌Potter,现在Potter向自己示好,答不答应呢……Draco当时就忍不住各种乱想,结果越想越深,最后失眠了。

  在此之前,俩人真的各种针锋相对,互看两相厌。

  比如,Harry晚上偷偷跑出宿舍去找一个朋友,Draco果断告密,导致特别喜欢Harry的McGonagall教授生气地批评了Harry一顿,Draco幸灾乐祸,只不过后来也被罚了,被罚晚上和Harry去林子里修剪草木,结果碰到蛇,Draco被吓得落荒而逃,而Harry却把蛇带回来,直到现在都还在养。

  再比如,在最严厉的Snape教授的课上,画了Harry被篮球砸到的图,然后折成纸鹤,像飞纸飞机一样,纸鹤飞到Harry手里(Draco到现在都在奇怪为什么纸鹤突然能准确地飞在想给的人手里),然后Harry连忙藏起来,等Snape教授走开后才偷偷打开看,然后一脸复杂地跟Draco对视。

  又或者是特意在课间,带着跟班从自己的教学楼跑到Harry的教学楼,爬到Harry下一堂课的必经之路的大树上摆好造型,然后等Harry经过,突然大声嚷道:“我说你在比赛上撑不过十分钟。”等Harry看过来,他就跳下来一脸痞气,“我爸爸不同意,他说你撑不过五分钟!”然后俩人又闹起来,直到被教授制止。

  还有一次,Draco鬼使神差地维护了Harry。所有人都在逼问Draco那件坏事是不是Harry干的,虽然Draco知道不是Harry做的,是谁都不会是他,但Draco当然乐于看见Harry被斥责,正当他打算落井下石时,Harry却带着恳求一般朝他摇头,轻轻喊他Draco,满眼的委屈,当时Draco就心软的要命,落井下石的话语转了一圈吞回了肚子里:“我……我不能确定,我想应该不是。”

  该死的Potter!狡猾的Potter!别用那双眼睛盯着我看!别露出那种委屈的眼神!别喊我Draco!你应该知道你做出任何一样,都会让我瞬间缴械投降。

  从那次之后,难以启齿……Potter出现在他的梦里,Draco以前也做过很多次梦,每一次都看不清脸,而这次,梦里出现了那双绿眼睛,含着委屈的泪水,充血的艳红嘴唇轻声念着Draco,恳求着让他慢点……

  醒来后,Draco只感觉人生彻底灰暗了……

  他,Draco Malfoy居然爱上了死对头——Harry Potter。

  还他妈的想干他!

  …

  Chapter.2 高甜预警!请自备纸巾!失血过多不予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