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rry还能再战亿年

德哈是本命!
德哈写手+辣鸡画手-

【德哈】快点回答我爱你

·一切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全程高甜小虐,欢迎食用。

1.无休止的针锋相对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又在走廊上打起来了。”“又是波特和马尔福?”“还用说吗。”
  病床上,德拉科一边摸着手臂上的伤,一边恶狠狠地对着旁边的病床上的人说道:“波特,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爸爸,你就完了!听见没有!还不快点惨兮兮地求饶?波特!”
  哈利实在是被旁边这只叽叽喳喳的小金孔雀给惹烦了,猛地拿枕头甩在那张白脸上,看见那张脸的表情变化,哈利简直想笑出声来。
  德拉科抿着嘴唇,表情不能更阴沉了。
  “well,Potter.”德拉科危险地眯起眼睛,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轻轻摸索着床柜上的魔杖,眼睛紧紧盯着哈利。
  哈利知道这是互扔恶咒的前兆,笑声呑了回去,不同于德拉科,他直接拿起魔杖,指向德拉科:“别耍小动作马尔福,斯莱特林够狡诈的。”
  德拉科笑了,那只手却猛地拿起魔杖回指过去:“谢谢夸奖波特,我那是在给你机会求饶。”
  哈利嘲讽地笑了一声:“好理由,白鼬。”
  德拉科脸色白了白,更加愤怒地瞪着哈利。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德拉科忽然把魔杖指向自己的枕头,飞快地使出漂浮咒,然后魔杖又指向哈利。
  枕头准确无比地砸中了哈利的脸,德拉科乘机放声大笑起来,哈利气愤地抓住枕头,一边吼“马尔福你幼不幼稚”,一边把枕头砸了回去。
  德拉科一闪,枕头堪堪掠过他的脸颊,没打中。见此情景,德拉科讥讽回去:“好技术,疤头。”
  哈利气的快炸毛了,他忽然把自己的被子漂浮起来,在德拉科惊恐的神情下,猛地从他头上盖下去。
  被子似乎还带来了波特的味道,盈满空气,就像是他们的气息交融在一起,被子触感也残留余温。
  德拉科似乎是气的,脸颊耳朵都带上了很浅的粉色,他一只手扯着哈利的被子,看见了哈利戏谑的神色之后,直接拿起自己的被子,看准时机飞扑到哈利身上。
  狠狠盖住那个黑发绿眼的救世主,德拉科的双腿压住哈利想要挣扎的身体,然后不解恨地隔着被子在哈利小腹上揍了两拳,看着身下动弹不得的哈利,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然后哈利没了动弹,德拉科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里,救世主可不是一张被子就能蒙死的人,他扯开盖着哈利的头的被子,结果看见他闭着眼睛,纹丝不动。
  卧槽不会真的闷死波特了吧。德拉科谨慎地喊了两句:“波特?疤头?”
  没有回应,德拉科一边嘀嘀咕咕“死疤头真死了”,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手探向哈利的鼻息。
  然后……
  “啊啊啊——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看着自己中指的牙印,狠狠地瞪着笑得捂肚子的波特,心里疯狂唾弃自己刚才的脑子一热,却又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哈哈哈,德拉科你是傻瓜!”哈利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疤头,我会告诉我爸爸的!”德拉科咬牙切齿。

2.对彼此伸出的援手
  德拉科看着那双眼睛,吵吵闹闹针锋相对了六年,他一眼就能认出这双眼睛的主人是谁,因为这双眼睛曾无数次因为自己而盛满怒火或者嘲笑。
  那个讨厌六年了的名字,转到嘴边却迟迟吐不出来。
  他凝望着这双眼睛,那个面目全非的人也凝望着他。
  那双眼睛,平静无波,并不是刻意装出来的镇定,而是那种胸有成竹的淡定。
  仿佛这个救世主早就预测到了结果一样。
  或者说哈利波特肯定地认为,死对头马尔福一定会说出自己的名字。
  德拉科有点恍惚,除了魁地奇球场上和病床打架那次,他们还真的没有靠的这么近过。而且没有一靠近就互扔恶咒,他们之间的气氛第一次那么和谐平静,如果不是处境紧急,他可以慢慢地数完那浓密卷翘的睫毛,也可以继续往前倾,直到……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发散的思绪拉了回来,德拉科就像猛然惊醒一样,有点慌乱地转了下头,脱口而出的竟然是:“我不能确定,我不能确定。”
  他重复了好几遍,仿佛在说服他人,却也像在说服自己。
  他起身之前又看了一次那双眼睛,没有疑惑,没有惊讶,依然是平静,平静的仿佛预料到了结果……
  德拉科的心忽然被什么东西填满。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知道那是我。”四目相对,德拉科慌张起来,目光四处飘荡,不敢去看那人认真的眼睛。
  哈利顿了顿,轻声说道:“却什么也没说。”
  他也不知道自己问这个问题,到底是想要得到什么答案。
  当他看到那群人让德拉科来指认自己的时候,哈利没有由来地肯定,自己会平安无事。
  而如今问出这个问题,自己又是想得到什么答案呢?
  

  火光冲天,哈利握住德拉科的手时,心里也在偷偷地想,这是个补偿,也是个道歉,为自己曾经鲁莽地伤害了这个骄傲的人的自尊而道歉。
  握手是道歉,同时也救了他,还了人情,哈利想,这下子他们俩清了。
  可他又忍不住想,不,还没呢,德拉科找了他无数次麻烦,他们之间,还没俩清呢。
  

3.十九年后
  和金妮在一起后,他成了一个完美的大人,那天,他将孩子送往霍格沃茨,他看见了那个浅金色头发的青年,依旧是黑色西装,一丝不苟。
  他也看见了哈利,哈利和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除此之外再无寒暄。
  哈利忍不住想,他们之间,还没俩清呢,他凭什么一副都过去了的样子,自己还没有把他当年找的那么多麻烦给还回去。
  可是哈利又想,他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他有妻子和孩子,他不能像个小孩一样去计较糖果少了几颗。
  突然之间,哈利朦朦胧胧地意识到,和金妮在一起,他会成为一个完美的大人,学会把糖果让给小孩,而和德拉科一起,他永远都可以是一个因为少了一颗糖果而吵闹不停的小孩。
  这里蒸汽朦胧,他当年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我不知道,可能因为我爱你,哈利,我爱你。”

评论(5)

热度(49)